欢迎使用ueditor!

重庆火车站候车室的特殊“产房”

我要评论 来源:中国新闻网 2015-07-31 浏览次数:
原标题:重庆火车站候车室的特殊“产房”

重庆火车站候车室的特殊“产房”

吴桂琴在重庆北站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顺利产下一名女婴。 钟欣 摄

重庆北站客运值班员汤兰看着自己接生的宝宝。 钟欣 摄

  中新网重庆7月31日电(韩璐 刘真珍)“那天事发很突然,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,只知道有两条生命需要我们的帮助。”31日,回忆起两天前深夜在候车室发生的那一幕,重庆北站客运值班员汤兰微红的脸上透着些许紧张。她说,不管自己力量多么微薄,也应该竭尽全力。

  故事要追溯到7月28日。“汤兰,第三候车厅有名孕妇突发阵痛,可能是要生了,请马上赶到第三候车厅!”28日23点,重庆北站南客售车间客运员徐劲在对讲机里紧急呼叫值班员汤兰。汤兰立即前往现场查看情况。

  原来,一名孕妇在候车厅突发阵痛,脸色苍白。经汤兰询问,这名叫吴桂琴的孕妇,已经怀孕39周,由妈妈和叔叔陪同到重庆做孕检,准备乘坐23:58分的K1077次列车回到秀山。也许是路途颠簸,一进候车室,吴桂琴就开始阵痛。看着孕妇难过的样子,汤兰立即安排值班员张继伟拨打急救电话,让客运员徐劲帮助他们办理退票手续。

  在急救车赶来的途中,小琴的阵痛越来越厉害,持续的呻吟让汤兰心里揪着疼。

  “不行,我们不能就这么等着,万一急救车还没来她就要生怎么办?”汤兰没有迟疑,开始准备应急方案。

  “张继伟,赶快通知广播室广播寻医,看看候车室有没有医生!徐劲,通知班上现在有没有在岗的客运员,赶快把周围的座椅拼起来,做成一张床!任小红,马上到间休室拿一床干净的棉被和床单铺在椅子上,动作一定要快!”汤兰的思维很清晰,没有丝毫慌乱。

  “旅客们请注意,第三候车室有名孕妇突发产前阵痛,有哪位旅客是医护人员,听到广播后请速到第三候车室帮助处理,谢谢!”广播员面向候车室和站前广场不停循环播报,但由于已是晚上11点,候车室旅客所剩不多,一直没有医生出现。

  “椅子拼好了,被子也铺好了。”三分钟后,汤兰和客运员将吴桂琴扶着躺在椅子上,在她耳边柔声说:“别怕,有我们在,会没事的!”

  此时,吴桂琴的阵痛越发厉害,除了歇斯底里的呼喊,就是用手紧紧抓着汤兰的手不松开。孕妇那时的力气如此大,汤兰的手很快就没有了知觉。“我好像快生了!”突然,小琴猛地靠近汤兰的耳朵,急促的说道。

  汤兰的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。可一瞬间,已为人母的她冷静下来。

  “张继伟,赶快落实急救车到达的时间,告诉他们孕妇快生了!邓智娟,准备开水,在安检处去找酒精、剪刀,准备待产!其他人,赶快把椅子围起来,男同志转过头!”汤兰转过头有条不紊的安排着,紧张的气氛霎时弥漫在整个候车室,每个人都表情凝重,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吴桂琴的呻吟越发大声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“生了,生了…”汤兰和吴桂琴的母亲赶紧帮助小琴脱掉裤子,用手接住了婴儿的头,婴儿响亮的啼哭在候车室回荡,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告她的降临。

  “救护车还有10分钟,开水来了,剪刀、酒精找到了!”大家都在婴儿降临的第一时间找到了需要的物品。“是个女孩儿,快给剪刀消毒,我来剪脐带!”汤兰很镇定。

  “救护车到了,医生来了!”张继伟带领着医生抬着担架火速赶来。医生给婴儿进行了剪脐带、消毒等紧急处理,并将产妇送上担架。

  “我这里有一件干净的衣服,给孩子包上吧,别冷到了。”由于吴桂琴及家人准备不足,一名热心的旅客赶忙递来衣服。医生小心的将孩子包裹起来,汤兰上前细细的凝望着孩子的脸,孩子的脸上满是胎汁,眼睛还不能完全睁开,但能明显的看出俏丽的五官。

  几分钟后,医生护送着一家人去医院。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汤兰的心里竟有些许不舍和牵挂,舍不得刚刚出生的小小婴儿,更牵挂着母子的安危。

(来源:)

原标题:重庆火车站候车室的特殊“产房”

重庆火车站候车室的特殊“产房”

吴桂琴在重庆北站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顺利产下一名女婴。 钟欣 摄

重庆北站客运值班员汤兰看着自己接生的宝宝。 钟欣 摄

  中新网重庆7月31日电(韩璐 刘真珍)“那天事发很突然,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,只知道有两条生命需要我们的帮助。”31日,回忆起两天前深夜在候车室发生的那一幕,重庆北站客运值班员汤兰微红的脸上透着些许紧张。她说,不管自己力量多么微薄,也应该竭尽全力。

  故事要追溯到7月28日。“汤兰,第三候车厅有名孕妇突发阵痛,可能是要生了,请马上赶到第三候车厅!”28日23点,重庆北站南客售车间客运员徐劲在对讲机里紧急呼叫值班员汤兰。汤兰立即前往现场查看情况。

  原来,一名孕妇在候车厅突发阵痛,脸色苍白。经汤兰询问,这名叫吴桂琴的孕妇,已经怀孕39周,由妈妈和叔叔陪同到重庆做孕检,准备乘坐23:58分的K1077次列车回到秀山。也许是路途颠簸,一进候车室,吴桂琴就开始阵痛。看着孕妇难过的样子,汤兰立即安排值班员张继伟拨打急救电话,让客运员徐劲帮助他们办理退票手续。

  在急救车赶来的途中,小琴的阵痛越来越厉害,持续的呻吟让汤兰心里揪着疼。

  “不行,我们不能就这么等着,万一急救车还没来她就要生怎么办?”汤兰没有迟疑,开始准备应急方案。

  “张继伟,赶快通知广播室广播寻医,看看候车室有没有医生!徐劲,通知班上现在有没有在岗的客运员,赶快把周围的座椅拼起来,做成一张床!任小红,马上到间休室拿一床干净的棉被和床单铺在椅子上,动作一定要快!”汤兰的思维很清晰,没有丝毫慌乱。

  “旅客们请注意,第三候车室有名孕妇突发产前阵痛,有哪位旅客是医护人员,听到广播后请速到第三候车室帮助处理,谢谢!”广播员面向候车室和站前广场不停循环播报,但由于已是晚上11点,候车室旅客所剩不多,一直没有医生出现。

  “椅子拼好了,被子也铺好了。”三分钟后,汤兰和客运员将吴桂琴扶着躺在椅子上,在她耳边柔声说:“别怕,有我们在,会没事的!”

  此时,吴桂琴的阵痛越发厉害,除了歇斯底里的呼喊,就是用手紧紧抓着汤兰的手不松开。孕妇那时的力气如此大,汤兰的手很快就没有了知觉。“我好像快生了!”突然,小琴猛地靠近汤兰的耳朵,急促的说道。

  汤兰的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。可一瞬间,已为人母的她冷静下来。

  “张继伟,赶快落实急救车到达的时间,告诉他们孕妇快生了!邓智娟,准备开水,在安检处去找酒精、剪刀,准备待产!其他人,赶快把椅子围起来,男同志转过头!”汤兰转过头有条不紊的安排着,紧张的气氛霎时弥漫在整个候车室,每个人都表情凝重,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吴桂琴的呻吟越发大声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“生了,生了…”汤兰和吴桂琴的母亲赶紧帮助小琴脱掉裤子,用手接住了婴儿的头,婴儿响亮的啼哭在候车室回荡,似乎在向全世界宣告她的降临。

  “救护车还有10分钟,开水来了,剪刀、酒精找到了!”大家都在婴儿降临的第一时间找到了需要的物品。“是个女孩儿,快给剪刀消毒,我来剪脐带!”汤兰很镇定。

  “救护车到了,医生来了!”张继伟带领着医生抬着担架火速赶来。医生给婴儿进行了剪脐带、消毒等紧急处理,并将产妇送上担架。

  “我这里有一件干净的衣服,给孩子包上吧,别冷到了。”由于吴桂琴及家人准备不足,一名热心的旅客赶忙递来衣服。医生小心的将孩子包裹起来,汤兰上前细细的凝望着孩子的脸,孩子的脸上满是胎汁,眼睛还不能完全睁开,但能明显的看出俏丽的五官。

  几分钟后,医生护送着一家人去医院。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汤兰的心里竟有些许不舍和牵挂,舍不得刚刚出生的小小婴儿,更牵挂着母子的安危。

(来源:)

分享到: